海南周刊 | 百花岭上万物生 探索雨林秘境

  春风拂百花 岭上生万物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于伟慧

  图\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编者的话】

  自然或许不需要人类,但人类一定需要自然,因为自然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环境和保障。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正是一部人与自然的关系史。

  我们强调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就是因为生息于其中的万物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各生态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彼此是不可分割的整体。而作为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生态系统之一,热带雨林的盛衰消长不仅是地表自然环境变迁的反映,更直接影响人类生存条件。

  4月1日,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在吊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正式揭牌成立,标志着海南在构建热带雨林保护体系上揭开新篇章。

  日前,百花岭雨林文化旅游区正式营业,在有序开展生态观光、科研、宣教活动之余,无疑也为公众开启了一扇探知热带雨林奇观、感受基因宝库魅力的窗口。本期《海南周刊》推出特别报道,通过梳理百花岭的“前世今生”、热带雨林资源及动植物栖息地生态环境现状,关注景区践行“先保护后开发,边开发边保护”理念的探索之路。

  如果把海南岛陆地板块比作一块巨大的拼图,位于海南中部山区长征至番响一带的抱板群地层便是最早拼上的“碎片”之一。活跃的地壳运动在数亿年的时光里持续进行,在这块古老的“碎片”上堆积出连绵山脉,状似一顶乌纱帽的百花岭便也稳稳落在了其间。

  距离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县城不过7公里,主峰海拔1100米的百花岭与西南面的五指山、西北部的黎母山成鼎立之势,虽说“个头”并不算太拔尖,却凭借着独特的地理位置与气候特征,滋养出丰富而独特的热带雨林景观。万物欣欣然张开双目,使劲呼吸吐纳,大到一棵千年古树,小到一行石缝中的青苔,尽是山野情趣。

 

百花岭雨林古树上垂挂的一条条海南藤芋,被誉为“黄金索”。

  古老前世: 从海底“长”出来

  “因为山就在那里。”户外运动圈里广为流传的这句名言,言下之意是,山在那里不移不动,只有人去攀登,才能抵达巅峰。

  可若是将视野放至更为宏大的历史长河中去考量,“山”也并非岿然不动。

  地质学界普遍认为,海南岛古代与雷州半岛相连,后因构造断裂或海岸侵蚀等原因,才与大陆分离。关于两者分离的具体时间,学界一直众说纷纭,而海南岛的古陆雏形却是有迹可循。

  据《海南省志》及《琼中县志》记载,分布于长征——番响一带及五指山外围800至1000平方公里的抱板群,是海南岛目前所知最古老的地层,至今已有8.83—14.06亿年。位于五指山东北方向的百花岭,也恰好位于这一古老板块的腹地。

  只是彼时这一板块随地壳运动下沉为海,直到地球进化至3.0—3.5亿年以后,多次大规模造山运动及混合花岗岩类岩石的频繁生成,再加上长期风化剥蚀、河流冲蚀与洪冲作用的共同影响,才让琼中县境最终上升为陆地,形成如今穹窿山地状的地貌特征。

  由屹立于琼中西南部的五指山峰发脉,自西向东沿县南边界延伸,途经县城营根西南角时,形成一座主峰海拔1100米的支脉,名曰“百花岭”。经专家勘查发现,百花岭山体属海西—印支期(距今3.0—3.5亿年)花岗岩石,这为证实其地质年龄提供有力实证之余,也倒推出百花岭漫长的形成过程:大量岩浆侵入地表,缓慢冷却、凝固后形成花岗岩,再随着地壳运动缓慢上升。当这些岩石露出地表,在风的吹拂和雨水的冲刷下,松软的岩石会被流水和风侵蚀带走,坚硬的岩石便留下来形成山地。

  在地壳的垂直运动中,花岗岩沿着近于垂直溪流的裂隙面,经受长期的风化剥蚀特别是流水的冲刷作用,先形成阶梯,使流水的冲刷作用加剧,从而造就落差达300米的百花岭瀑布。

 

百花岭上的扁担藤。

  独特地理:

  扼营根盆地之要津

  以五指山、鹦哥岭为隆起核心,5千万年前的一场“喜马拉雅运动”让海南岛呈阶梯状、向外围逐级下降成层圈地貌。地处五指山北麓的琼中,地势又自西南向东北倾斜,依次形成中山、低山、高丘、低丘、台地、河流阶地与倾斜冲积平原。

  从黎母山、鹦哥岭与五指山山脉延伸而来,大大小小的山岭盘踞在琼中县城,构成一个东北开口的“畚箕形”丘陵性盆地地形,即“营根盆地”。如果把县城营根比做一张朝东北摆放的“靠背椅”,那百花岭则正好位于椅子的靠背处。

  《琼中军事志》中记载:“百花岭军事地位十分显要,它在海榆中线公路南面,又是营根隘口和金屏岭隘口的纵深依托,最得地利,凭险据守,难越此关。”又载:“营根隘口,位于营根镇西侧,由蚂蝗山、加尖岭组成隘口,海榆中线公路由两山之间穿过。营根镇位于该隘口唇边,百花岭、加尖岭耸立侧后,居高临下,俯瞰全镇,是琼中县城重要依托,该山口地势险要,是一道天然屏障。”

  百花岭地理位置之险要,由此可见一斑。

  从热闹繁华的营根进入百花岭,7公里的距离,沿盘山公路每往上一步,飞瀑、温泉、湖泊、溪流、沟谷、奇石与雨林的面貌,便次第跃然眼前。复杂多样的地形地貌造就出百花岭形态万千的自然景观,从散布岩石小山的低地丘陵,到溪流纵横的高山沟谷,不同的地形,不同的海拔高度,甚至同一山地的不同坡向,都会让气温、降水、湿度、风速等气象要素明显有别,由此也为多种生物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不仅植被保护十分完好,热带雨林景观相当丰富,类似于空中花园的一些景观甚至比吊罗山、五指山等地更为鲜明。”在多次前往百花岭调研走访后,海南植物专家黄青良直言,这得益于其所处的独特地理位置。

  受地形、热带气旋及季风等因素影响,海南岛降雨量基本上以海南岛中部的五指山为中心呈环状分布,其中又尤以琼中的降雨量最大。在四周高山的阻挡下,密集的雨水聚集于“营根盆地”,毗邻而立的百花岭自然接收到更多的氤氲水汽,滋养得山林郁郁葱葱。

  区位便捷:

  隐藏在城市中的雨林

  作为地球上抵抗力最强、稳定性最高的生态系统,热带雨林无疑是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生态系统之一。因地理气候条件特殊,又与陆地隔绝,海南岛拥有我国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好的岛屿型热带雨林,资源极其宝贵。

  在今年年初通过的《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五指山、鹦哥岭、尖峰岭、霸王岭、吊罗山及黎母山等海南名山均被纳入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构成一个“大雨林”生态圈。与这六大山峰相比,同五指山一脉相承的百花岭,所拥有的生态资源也丝毫不逊色。

  据原琼中林业局(机构改革后并入琼中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调研显示,百花岭占地面积达4.753万亩,以热带雨林植被为主的天然林覆盖面积达78%,拥有海南粗榧、海南木莲、桫椤、绿楠、母生等500多种热带雨林乔木植被,厚皮树、野牡丹、芒箕、铺地蜈蚣等灌木草本植被,以及蟒蛇、穿山甲、果子狸、松雀鹰、绿翅金鸠等多种野生动物。

  提及热带雨林,很多人的脑海里往往会蹦出“人迹罕至”“荒无人烟”等关键词。而探访琼中百花岭,却是从穿过县城一座檐角飞翘的百花廊桥开始。独特的地理位置孕育出百花岭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更让其成为难得的“隐藏在城市中的热带雨林”。

  如今随着琼乐高速通车、万洋高速加速推进,处于“田”字型高速路网中心点的琼中全面打开大门,也意味着你无论是从海口、屯昌、乐东或是三亚出发到百花岭,都是一场说走就走的雨林探秘之旅。

  >>>本期海南周刊更多精彩内容:

  海南周刊|解密琼中“百花岭”名称由来 它的曾用名可不少

  海南周刊|琼中百花岭瀑布 流淌在万绿之上

  海南周刊|探秘琼中百花岭基因宝库,这些生物精灵你见过吗?

  海南周刊|百花岭“守山人”李合岭:好生态让景区焕发生命力

  海南周刊|琼中百花岭:参天古树各不同 藤蔓缠绕成奇观

  海南周刊|走进百花岭“博物馆”,带你看十大雨林奇观

  海南周刊|百花岭中觅菩提

  海南周刊|百花岭春来百花开,快来赴这场甜蜜花事!

  海南周刊|百花岭热带雨林里的大小“住客”们

  海南周刊|探幽百花岭 观瀑觅清凉

责任编辑:许海若

海南社会

社会民生包罗万象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改朝换代打一生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改朝换代打一生肖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